1. <tr id='a15k'><strong id='a15k'></strong><small id='a15k'></small><button id='a15k'></button><li id='a15k'><noscript id='a15k'><big id='a15k'></big><dt id='a15k'></dt></noscript></li></tr><ol id='a15k'><table id='a15k'><blockquote id='a15k'><tbody id='a15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15k'></u><kbd id='a15k'><kbd id='a15k'></kbd></kbd>

        <span id='a15k'></span>

        <fieldset id='a15k'></fieldset>
        <i id='a15k'></i>
        <i id='a15k'><div id='a15k'><ins id='a15k'></ins></div></i>

        <code id='a15k'><strong id='a15k'></strong></code>
        <ins id='a15k'></ins>

          <acronym id='a15k'><em id='a15k'></em><td id='a15k'><div id='a15k'></div></td></acronym><address id='a15k'><big id='a15k'><big id='a15k'></big><legend id='a15k'></legend></big></address>
          <dl id='a15k'></dl>
          1. 斷魂淚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2020国产精品青青草原_2020精品国产品在线18年少女_2020久草原国产

              自處華山顛

              怎識江湖面

              狼煙起兵禍中原

              仗劍仰天嘆

              怎識人心惡

              棄身劍雨間

              問今生幾許情緣

              斂劍愧對紅顏

              ——《卜算子·劍俠》(自創)

              華山頂峰,白雪深處,冰塔林立,一位白衣少年坐在塔峰之上望著遠處奔流的大江,微閉雙眼,靜靜聽那浮冰流動。伴著那浮冰輕輕響動,他望望不遠處那座純陽大殿,那對他來說是聖潔而又神秘的地方。雪,紛亂的落下一片片飄到他面頰之上,不時有幾隻雪鴉從遠處雲霧繚繞的松林飛來向少年的脖頸抖落身上的雪塵,那少年一動不動任他們隨意胡鬧,宛如一座冰雕。突然他好像想到瞭什麼,縱身躍入塔林之中,隻見人影晃動動作迅速之極使人眼花繚亂根本分不清人影所在。突然隻見那白衣少年驟然躍起劍光閃爍,而後驟然傲立於正中的冰塔之上,隨即轟的一聲其餘冰塔盡被攔腰截斷。這時一位老者飄身而至微微喘道:“天斷,你的梯雲縱與驚天劍法的最後一式劍雨驚天(自創希望劍三以後可以用上)配合的天衣無縫,連為師也自愧不如啊!”天斷急忙拜倒:“徒兒不敢,若非有師傅的教導,徒兒怎會有今天的成就。”隻見那老者眉頭一皺:“斷兒,安史叛軍禍亂中原,天策、七秀、萬花、三派掌門已趕至少林商討對策,為師年老已無力再下此山隻有你帶師傅去一趟瞭。”天斷急忙說道:“師傅尚在,弟子怎敢代替掌門之位,況且師傅年邁弟子怎忍離開?”那老者嘆瞭口氣:“孩子,你這一走不知能不能回來,師傅又怎舍得瞭你呢?但你不不能意氣用事,你要知道一個人的能力越強,他背負的責任越重,‘劍俠’二字是要用行動來詮釋的。你的生命是天下人的而不是你自己的,我為你取名‘天斷’就是這個道理。快走吧,不然為師可要生氣瞭。”

              老者說完話便轉過身去,天斷便不再說什麼,向師傅拜瞭三拜說道:“徒兒拜別師傅。”便提劍飄身下山。天斷坐在馬背上抬頭看著那熟悉的純陽宮門不僅思緒萬千,拔出簫來吹奏一曲完畢長嘆:“揮手自茲去!”這時忽聽到一個清脆的聲音:“我可隻聽到瞭‘蕭蕭班馬鳴’,公子何故如此悲傷。”這聲音果是清新自然宛如天籟。天斷不覺一怔,循聲望去隻見一位十七八歲的少女,一襲湖水色衣裙,真如天女下凡一般,清新秀麗,美艷無比。天斷回過神來問道:“姑娘孤身一人來此荒山野嶺有何貴幹?”那少女道:“我為五大派聯合之事特來邀請純陽李掌門下山。”天斷道:“姑娘不必費心瞭,掌門出行不便已將重任委托於我,在下純陽代掌門凌天斷,敢問姑娘尊姓大名。”那少女笑道:“小女子七秀坊李清芙。”天斷笑道:“‘清水出芙蓉’這名字與姑娘還真般配!”那少女臉一紅低頭道:“凌公子說笑瞭,既然如此我們還是上路吧!不然師傅可要等急瞭。”

              一路上,天斷看到的是另一種風景:鶯歌燕舞,草長鶯飛。他像一個好奇的孩子貪得無厭地欣賞這異種風情。她因在華山太久而冰凍的心也漸漸融化。清芙一路上同他說笑,清芙的話更如一陣陣和風細雨吹入他的心扉,他心中產生瞭一種異樣的感情。但他明白他的任務很重,他的生命已不屬於自己,他隻有壓抑著自己分的感情,他極力躲避李清芙但看不到她的時候心中又是莫名的紛亂。

              這夜,坐在小河邊胡思亂想著,初秋的深夜很靜,微風吹過樹林沙沙作響,遠方不時傳來幾隻野鴨的叫聲,月光皎潔靜靜的投入小河之中如下沉的璧。但他心中卻無法平靜。這時忽聽得一個清脆的聲音道:“凌師哥,這麼晚瞭還不睡啊!”天斷扭過頭來一看正是李清芙。“沒睡,睡不著。李師妹你找我有事嗎?”天斷支支吾吾道。李清芙走到天斷身旁輕輕坐下道:“我來看月亮。”語音輕柔,似在回答天斷,又似在自言自語。良久,李清芙悠悠嘆道:“凌師哥你知道嗎?你就像遠處的那座大山莊嚴肅穆令人敬畏。”天斷臉一紅道:“師妹說笑瞭。”李清芙望著天邊那一輪明月忽然轉身對著天斷眨著烏黑的眼睛道:“凌師哥你說我像什麼呢?”天斷的臉更紅瞭道:“你就像隆冬的雪花,美麗、輕靈、純潔無暇。”李清芙幽幽嘆道:“雪花融化後是泥水隻有純潔的外表。”天斷道:“不!你是純陽的雪,一塵不染。”李清芙嘴角泛起一絲苦笑站起身來悠悠嘆道:“早點睡吧!明天就到少林瞭。”轉身跑回自己的房間。天斷一臉莫名其妙不知什麼地方得罪瞭這位小師妹。

              第二天中午天斷便起身趕至少林,接待的正是少林寺方丈,聽完天斷敘述自己代理掌門的經過,方丈還是一臉懷疑。隻見方丈單手抓住天斷的肩膀這一抓看似平常但卻用盡全力。天斷急忙暗運無我心法盡量抵禦,竟毫發未損。方丈哈哈大笑:“怪不得李掌門這麼早就功成身退,真是後生可畏啊!”天斷轉過身來正好與李清芙的目光碰到一處,那眼神滿懷深情卻又充滿憂鬱。天斷面色又是一紅,轉身道:“方丈,事不宜遲,我們還是盡早商量對策······

              五大門派聯合,果然勢如破竹,叛軍節節敗退,收復長安指日可待。五大門派雖然是聯合,但各有各的任務。一日,四大門派接到消息:叛軍傾盡兵力圍攻脫離四大門派執行秘密任務的萬花派,萬花一派全軍覆沒。這一消息猶如晴天霹靂,失去瞭萬花的醫治每個人也就少瞭一半的生命,義軍元氣大傷。但是四大派明白,即使如此也不能停止向長安的進軍,否則前功盡棄。

              這一戰異常兇險叛軍集結全部兵力拼死守城,四大派弟子傷亡過半,但仍無法破城。天斷看到這一情景心急如焚,事到如今隻有······天斷施展梯雲縱躍上城樓,隨即便是最威猛的那一招劍雨驚天,支一招果然威力無窮,蕩劍如風,劍點如雨,疾風驟雨一般壓向叛軍,但見叛軍一批批倒下,天斷終於打開城門但氣力已消耗殆盡,會死過去。

              天斷醒來,隻見李清芙坐在自己身邊,微笑道:“凌大英雄,你還真是不要命,對瞭你氣力過弱,吃瞭這顆碧靈丹吧!對瞭今晚的宴會你就不要去。!”隻說著就把一顆綠色的藥丸送入天斷口中。七秀坊主說道:“芙兒,你胡說什麼呢?凌少俠少年英雄,又是純陽掌門四大門派慶功又怎能不去/快快退下。”清芙回過頭來欲言又止匆匆退下。

              晚上,宴會,四大門派喝的興高采烈,少林派以茶代酒也飲得不亦樂乎。突然間,天斷感到頭暈目眩倒在桌上,朦朧中隻聽到七秀坊主笑道:“萬花派已被盡滅,天下第一奇毒‘斷魂散’誰還能解?”隨即哈哈大笑,然後轉過身來問:“清芙,純陽觀的李老頭怎麼樣瞭?”“啊!清芙你······”天斷聽到師傅掙死想要站起來,但渾身癱軟急火攻心昏死過去。天斷醒來,也不知過瞭多久。山谷中三大門派弟子屍橫遍野,天斷忽然想到:七秀坊主曾提到師傅。他腦袋嗡的一聲來不及細想便向純陽觀飛奔回去,一路上跑死瞭好幾匹馬,終於到瞭華山之巔。來到純陽觀,但映入眼簾的卻是純陽弟子的屍體,他急忙向後山奔去在師傅居住的山洞中找到瞭師傅的屍體。他憤恨交加,憤怒與仇恨占據瞭他的內心。殘陽如血襯上他因征戰而隱隱發紅的白袍,他心中隻有一個字:殺。

              他安葬完師傅及純陽弟子的屍身,在師傅墳墓面前拜瞭三拜。便提劍奔向七秀坊,他像一頭狂亂的雄獅見人便殺,七秀弟子一批批湧來有一批批倒下,瘦西湖的水已盡被染成紅色。在人群盡頭,他看到她——清芙。他沒多想一劍刺向清芙,紅光四濺一劍穿入胸膛而清芙軟軟的倒在瞭他的懷中。“為甚麼不躲,為甚麼殺我師傅,為甚麼?”天斷發瘋似的問道。清芙微喘道:“你還是這麼冷傲,其實我早已愛上瞭你。我是公主,但我隻能受人擺佈,父皇威脅我要想讓你活命必須滅掉唔大門派,我別無選擇。可是沒想到我最後殺的七秀坊主竟是我娘,父皇為瞭鞏固天下竟忍心向為他出生入死的妻子下手。而我給你的那顆藥便是斷魂散的解藥。隻是服用此藥八個時辰便會昏睡過去,你我都是父皇的棋子。”說完望望遠方氣若遊絲的說道:“我看到純陽觀,白雪滿山,好美!”說完輕輕閉上雙眼流下一滴眼淚。天斷眼中滴落一滴清淚與清芙的淚融在一處,滴到沾滿鮮血的利劍之上.

              遠方殘陽如血,天斷抱著清芙向純陽觀方向走去。